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学频道

李老师

2019-09-10 10:04:59 来源:


□羊白

我小学四年级的语文老师叫李开宽。李老师是个民办教师,中等个子,不苟言笑,有时脾气还有点暴躁,因此,学生们都有几分怕他。

李老师看起来二十六七岁,还没成家,下面有三个弟妹在读初中。他无疑是家里的“顶梁柱”,常年穿一件蓝色中山装,脚穿一双黄胶鞋。和大多数乡村民办教师一样,李老师没有宿舍,需回家过夜,十几里的路,全靠步行,第二天一大早再赶到学校。

听高年级的同学说,李老师喜欢上了他们那个村村长的女儿。村长不同意,给中间人的话是:“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他连自行车都买不起,一切免谈。我的女儿非公家人莫谈。”

因此,我们班几个调皮的男生,背地里偷偷地叫李老师“李蛤蟆”。有一次,竟然被李老师知道了,那几位同学怕得要命,以为要请家长,结果李老师让他们几个围成一圈,玩蛤蟆跳水的游戏,谁说错了,谁就得做十个俯卧撑。几圈下来,那几个同学都趴在地上起不来了,气氛却嘻嘻哈哈地很是热闹,以至于他们都忘了到底是在玩游戏,还是在接受惩罚。

李老师虽然只是个民办老师,心性却高傲,并不觉得自己比那些公办老师差。他上课有自己独特的一套。他教我们识字,不是按课文和生字表来讲,往往是一组一组地教,没学过的生字他也会出出来,让我们比较着记。比如学一棵树的“棵”字,他会让同学们把自己知道的所有的木字旁的字都写到黑板上去,等同学们写得差不多了,他再补充几个,然后,练习写这些生字就成了当天的作业。一个字写三遍;第二天听写,不会的字继续写三遍;再不会,放学后留下来又写三遍。

对李老师的这套“野路子”,很多公办老师不服气,去校长那儿告状,说他不按教材备课,是误人子弟。可李老师带出来的学生的语文成绩一直不错,校长也就不好说什么,睁只眼闭只眼,由他去。

记得有一阵子,班里的同学老是把“买”和“卖”分不清楚,总是写错。李老师讲着讲着,突然发脾气了,大声吼着说:“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,这‘卖’字上的‘十’字,就是你们家的‘粮食’,有‘粮食’才能‘卖’,没‘粮食’就只能‘买’了,懂了吧!”

我们惊讶地听着他的解释,不是太懂。但事实是,这个办法确实管用,以后再没有同学分不清“买”“卖”了。

还记得有年冬天,天刚下了雪,极冷,下课后同学们都缩着脖子窝在教室里,感叹着说:“哇,好冷呀,冻死人了!”

李老师本来已经出了教室,他突然返回来,站在讲台上很严肃地问:“你们知道‘冻死人’是什么意思吗?”

我们都不敢出声,看着他。他食指一挥,一字一顿地说:“‘冻 死 人’——冻的是死人,活人是冻不死的。”说完,李老师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我们回过神之后,呼啦一下全涌出了教室。

李老师不但课教得好,还会吹口琴,吹笛子,这对那些会弹风琴的公办老师来说,也许算不了什么,但李老师从来不占我们的音乐课,课本上的知识他都会教到,我印象最深的是《晚霞中的红蜻蜓》和《红河谷》,他把我们教会后,用口琴伴奏,我们男女同学分声部合唱。那种舒缓优美的调子,让人有超凡脱俗的美感。

渐渐地,我喜欢上了李老师,喜欢上了语文课和音乐课。我承认,我后来之所以爱上文艺,与李老师的启蒙有着直接的关系。

小学临毕业时,在一次全县的歌唱比赛中,我们班演出了多声部合唱:《送别》,获得了一等奖,让城里的老师们刮目相看,在乡里引起了轰动。

就是在那次获奖后的表彰会上,李老师当着全县的师生,应邀表演了笛子独奏:《金蛇狂舞》。我敢说,那是我听过的最美的音乐,节奏激昂,曲调欢快。李老师站在高高的舞台上,仿佛明星,十指翻飞,神采飞扬,我们大呼小叫着为他鼓掌,为他喝彩,为他骄傲。

李老师的名气由此大振。我升入初中不久,他就转成了公办老师。而且,也很快有了媳妇,是我们河东一所小学的老师,那姑娘师范毕业,皮肤白皙,样子文静。大人们都议论,说李蛤蟆运气好,不知用什么手段吃到了天鹅肉。嘁,大人们懂什么,我听了很不服气,那位姑娘能嫁给我们李老师,是她识货。我们李老师才不是癞蛤蟆呢,是青蛙王子!

编辑:梁轶伦
    上一篇:化作春泥更护花
    下一篇:没有了
    数字报
    Top 欢乐二人雀神手机版下载